吴某等因航班延误诉南方航空公司、民航安徽省管理局案

 二维码 721
发表时间:2017-11-20 20:34

原告吴晓松等诉称,200159日,原告购买了南航CZ3800航班由合肥经黄山至广州的机票,该航班起飞时间为当日18:40。但当原告办理好登机手续,在候机室等候登机时,机场广播通知:CZ3800航班延误,具体起飞时间待通知。但此后两小时机场再未有通知,旅客多次向机场有关人员询问航班延误的原因,但机场方面称,没有义务对此做出解释,并拒绝了原告方要求机场方面做道歉的合理要求。当日21:00,机场第二次广播通知CZ3800航班将于22:55起飞,原告方当即向机场方面提出,因航班延误超过四小时,乘夜间航班十分不便,要求安排改乘次日的航班,并解决当晚食宿问题,机场方面未有答复。后原告方向CZ3800航班机长提出同样要求,机长虽口头表示了歉意,但随后即出去接听手机未回。当日24:00左右,CZ3800航班起飞,原告方被滞留在机场。航班起飞后,原告方要求机场方面出具宣布机票作废的书面材料,但机场方面未给予明确答复,只表示可以退还机场建设费和保险费。次日凌晨05:55左右,在候机室的十一名原告仍然要求机场方面给予答复,但省民航局公安处人员宣布候机室为隔离区,强行将原告清理出场,并漫骂殴打原告方。现要求被告南方航空公司退还原告机票款6730元,赔偿机场建设费损失550元,被告安徽省局赔偿原告精神损害11000元(每人1000元),两被告以法律规定的书面方式向原告公开赔礼道歉,并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原告南方航空公司辩称,CZ3800航班延误属实,但具体原因是200159日中午,广州区域雷雨造成准备执行CZ3800航班飞行任务的飞机在执行CZ8877航班飞行任务时,延误4小时以上,无法按原计划执行CZ3800航班的飞行任务,为此,我公司紧急调配其他飞机来执行该任务,增加了成本73600元。当天飞机飞抵合肥后,机长代表我公司向乘客做了口头道歉,并做出安全飞行的承诺,通知乘客于22:45开始登机,至23:4516名乘客(包括十一名原告)以飞行安全无保证为由拒绝登机。此时,已登机的25名乘客情绪已失控,扬言要冲下飞机和影响起飞的未登机的乘客理论,我公司本着为大多数乘客着想的原则,并考虑到黄山机场还有乘客登机,遂决定飞机于23:55起飞飞往黄山,并请合肥机场继续对部分执意不肯登机的乘客做就是、说服工作,并告知他们可以退票。次日凌晨02:28,飞机安全返回广州。现同意退还原告方购票费6730元,不同意原告方要求书面道歉和赔偿机场建设费损失的要求。

被告安徽省局辩称,在CZ3800航班延误后,我局下属的合肥骆岗机场自18:10开始,多次广播了该航班延误的消息,并表示了歉意,同时,为延误登机的乘客提供了一份正餐,故我方已充分履行了各种应尽的义务。另外,我局没有对滞留的乘客宣布机票作废,我局公安处为维护机场的正常秩序,消除因十一名原告滞留在候机室可能给当日航班带来的安全隐患,在经解释和劝说无效的情况下,采取的清场行为是依法进行的,不存在侵犯原告的合法权益。故请求法院驳回原告方对我局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200159日,原告吴晓松等十一名旅客购买了CZ3800航班的机票,同时,购买了每人50元的机场建设费。该航班起飞时间预定为当日18:40。当日下午18:10左右,当原告办理好登机手续,在候机室等候登机时,合肥骆岗机场广播通知:CZ3800航班延误,具体起飞时间待通知,机场方面对此表示歉意。候机室电子显示牌上显示:“CZ3800,延误。”。合肥骆岗机场向航班延误的乘客供应了晚餐。当晚21:00,合肥骆岗机场广播通知,CZ3800航班将于22:55起飞。十一名原告遂向机场工作人员提出,因航班延误超过4小时,乘夜间航班不便,要求机场方面安排改乘次日航班,并解决当晚食宿问题。合肥骆岗机场要求十一名原告就此向南航代表即CZ3800航班机长直接提出。22:30分,机场再次广播,通知CZ3800航班旅客登机,而此时十一名原告不愿登机,仍在等候南航方面的答复。在此情况下,CZ3800航班机长来到候机室,向旅客表示了歉意,但未能就原告提出的要求与原告达成一致。当晚23:55左右,CZ3800航班载乘其他旅客由合肥经黄山飞往广州。嗣后,滞留在候机室的十一名原告要求机场方面出具宣布机票作废的书面通知或张贴机票作废的告示,以作今后交涉的凭据。但双方一直未能达成一致。次日凌晨05:55左右,合肥骆岗机场为了保证当日即将起飞航班的安全,要求十一名原告离开候机室,在原告未能同意的情况下,安徽省局公安处对候机室进行了清场,并将十一名原告强制带出候机室。上述事实,有原告提供的机票和登机牌,被告安徽省局提供的CZ3800航班的广播记录,延误旅客用餐的情况说明及原、被告双方当事人的当庭陈述在卷佐证,事实清楚,足以认定。

关于本案涉及的航空运输合同的履行,原、被告双方当事人存在以下主要争议:

一、关于航班延误的原因,十一名原告认为,系机场调配不当所引起,但未提供相关证据证实。被告南方航空公司认为系广州地区雷电天气所造成,并提供了如下证据材料:(一)广州中心气象台的资料,(二)中国民航交通管理局天气证明,(三)中南空管局的天气证明,(四)空中管制中心的交接班记录,(五)南航地面保障部旅客运输服务处航班延误情况汇报,(六)南航地面保障部的当日值班记录,(七)南航旅客运输服务处的当日值班记录,(八)南航财务部的成本计算,上述证据材料证明南航原安排执行CZ3800航班飞行任务的B2539号飞机在执行CZ8877航班飞行任务时因广州地区雷雨及此后的空中流量原因而延误4小时,不能再执行CZ3800航班的飞行任务,造成航班起飞晚点。南航为此作了一切必要的补救工作,并花费了七万余元调用B2921飞机执行CZ3800航班的飞行任务。原告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认为CZ8877航班延误不是CZ3800航班延误的正当理由,南方航空公司上述证据与本案没有关联性。

本院认为,被告南方航空公司提供的证据一至证据八形成了证据锁链,其具有客观性、真实性和关联性,证明CZ3800航班起飞晚点系因广州地区雷雨天气所引起,被告南方航空公司为此作了相应的补救工作,调用了B2921飞机执行该次航班飞行任务。

二、关于十一名原告在候机室与合肥骆岗机场交涉的原因,原告认为在CZ3800航班起飞后,合肥骆岗机场工作人员口头宣布机票作废,原告要求合肥骆岗机场出具书面材料或张贴公开告示,表示航班已延误,已作以后的交涉所用,合肥骆岗机场认为他们没有宣布机票作废,飞机航班延误已广播通知,他们无需再出具任何书面材料,双方对此均没有提供证据证实。

本院认为,双方当事人的当庭陈述均没有相关证据证实,故本院对双方当事人陈述一致的下列事实予以认定:在CZ3800航班起飞后,十一名原告停留在候机室,要求合肥骆岗机场出具书面材料和张贴公开告示,表示航班已延误,以作以后的交涉所用,合肥骆岗机场认为他们没有宣布机票作废,飞机航班延误已广播通知,他们无需再出具任何书面材料,双方对此没能达成一致,原告故不愿离开候机室。

三、关于清场中是否使用非法暴力问题,十一名原告当庭陈述认为安徽省局公安处清场时对原告拳打脚踢,漫骂原告等人是人渣,是暴徒,殴打进行照相的乘客,但没有提供证据证实。被告安徽省局辩称清场是依据有关规定进行的,没有采取原告诉称的非法暴力行为。另外,原告方在庭审时申请法院从被告安徽省局调取清场时机场的监控记录,被告安徽省局称该监控记录只保留了一个月就按规定销毁了。

本院认为,原告方的证据调查申请已超过了本院指定的举证期限,且被告安徽省局已否定该证据的存在,故本院对该申请不予支持。原告方对该项陈述没有提供证据加以证明,被告安徽省局亦予以否认,故本院不予采信。

本院认为,十一名原告购买了被告南方航空公司CZ3800航班的机票,并进入了候机室,该双方当事人已形成了航空旅客运输合同,被告南方航空公司理应按机票上所载明的时间即2001591840分准时起飞。由于广州地区雷雨及此后的空中流量控制,被告南方航空公司预定执行CZ3800航班飞行任务的B2539飞机不能按原计划执行CZ3800航班任务,为此,南航调用B2921飞机执行CZ3800航班的飞行任务,故采取了一定的补救措施,但仍造成CZ3800航班起飞时间晚点约4小时,在此情况下,十一名原告有权选择不登机,要求南方航空公司予以退还机票票款。故本院对十一名原告要求被告南方航空公司退还6730元机票款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因机场建设费系被告安徽省局所收,被告安徽省局应予以退还,十一名原告要求被告南方航空公司赔偿该项损失没有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因被告安徽省局采取清场措施符合《中国民用航空安全检查规则》的有关规定,十一名原告亦没有证据证实被告安徽省局在清场时使用了非法暴力手段,故十一名原告要求两被告以书面方式道歉,并要求被告安徽省局赔偿11000元精神损失费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九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南方航空公司退还吴晓松等十一名原告机票款6730元,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付清;

二、驳回吴晓松等十一名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840元由吴晓松等十一名原告负担440元,被告南方航空公司负担400元。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